zt 我在日本风俗店打工的日子

View previous topic View next topic Go down

zt 我在日本风俗店打工的日子

Post by 我干过羊 on Mon Feb 06, 2012 5:22 pm

http://www.jd-bbs.com/thread-2423501-1-1.html



送給所有戀愛中的情侶~不要錯過,錯過便無可挽回——




今天买了一个无线上网的网卡,总算可以在车里上网了。打开小春,看到大家的帖子,心里才轻松下来。
干这个活已经一个礼拜了,今天加了5000块钱的汽油,算了一下这周的时给,才T M D600日元,我CAO了。
离我不远的地方,小姐正在和客人在那里“车震”呢。隐约可以看到小姐撅起的白屁股,心里一阵恶心。点燃一支烟,刚抽了一口,又想起她说讨厌烟味,马上开门下车,蹲在地上抽吧。外边下着雨,海风吹来,一支烟抽完,手脚都已经有点冻透了,不过此时最冷最冷的,是内心。
小姐的客人是嫖客,我的时给来自风俗小姐,换句话说我是个给小姐打工的人。这个星期时刻都感觉自己真下贱,有点想哭了,这就是我的留学生活吗?
1)小广告,面试机会
邮箱里经常会被投一些小广告,有外卖店的,超市的打折情报,还有就是风俗店的情报。正面是介绍服务时间和料金的。背面写的就是招聘信息。
“女の子大募集(招女孩)”之类的,我对风俗的信息什么不感兴趣,最吸引我最下面一行小字,
“男性ドライバースタッフ募集”(招工 男司机)
“応募:22歳~40歳迄のやる気のある方”(招22到40岁之间的有干劲的人)
“資格:車、携帯持ち込み”(要求自己要有车)
“週休制、ガソリン代支給可”(周休息制,公司出油钱)
我这边乡下,找工作不容易,虽然当时还不明白工作的性质,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决定打电话问问。
说实话现在日语还不是很好,打电话之前,我提前在纸上写了很多话,练习了好几遍,并预测了几个对方会问的问题。
谁知道第一次打过去就没说几句话,就被人家听出是外国人。店长说不要外国人,把我拒了。
现在回想打电话时候的事情,感觉日本人真的挺虚伪的,刚开始以为我是客人吧,接电话的时候像小猫一样的,特别温柔,满嘴是我听不懂的敬语。
后来知道我是外国人来找工作的,态度马上冷淡,“あんた、外国人やろう? うち、外国人はあかんや。ぶ~。(你是外国人?我们这不要外国人)”
其实来日本找工作,总是被拒,都已经习惯了。被拒习惯了,脸皮也早就磨的比长城还厚了。10分钟以后马上又打过去了。
“俺やけど、一回チャンスくれへん?(还是我,请给我一次机会吧)”
“にいちゃん、やめろうよ、困るよ(小哥,算了吧,不要给我添麻烦好不好)”
“仕事、きっとできるから、できなきゃ、いつでも首にすりゃええや!文句なんか絶対言わへん。(我一定会作好的,做不好就辞掉我还不行吗?)”
“無理やん。すまん。(不行啊,对不起了)”
“なんやろ?差別しか考えられへんやけど、せめて面接くらい。。。(别挂,你对外国人有歧视吗?连面试都不让去的话)”
一阵沉默
“お、明日店に来てくれ!(咳,那你明天来一趟吧)”
不要抱怨上天不给你机会,因为机会都是自己争取的。
这样,我拿到了面试的机会。
(未完待续)
(2 )面试
店长是个「黒づくめ」的,30岁左右的猥亵男。所谓的“店”,也就是一个小小的事务所。只有店长一个人,很冷清的样子。
后来才知道,这里除了领工资时候之外,従業員们是不来的。

面试的过程出乎意料的简单。店长用“膀光”扫了一眼履历书,也没问我什么问题,就开始跟我解释店里的各种规则。
店长讲关西话,快,大舌头外加口臭,说起话来的感觉就像阿拉伯人嚼着骆驼粪在读古兰经。

我似懂不懂的听着,听懂的要点头“哈伊,哈伊”,听不懂的更要点头假装听的懂,“哈伊哈伊”。生怕他觉得我日语有障碍,改变主意不要我了。

关于工资的规则有些我现在还不是很懂,但当时还是捕捉到了几个关键的信息。
第一,试用期一个月。
第二,试用期不报销油费。
第三,试用期时给800日元。
第四,试用期以后有布合给。
第四条的布合,怎么个布合,没听明白,可能压根就没想听,当时想如果过不了试用期听懂了也没用。

第一次上班的时间是第二天晚上八点,直接去车站滨宫车站接“お姉ちゃん”。剩下的事情,告诉我只要听“お姉ちゃん”的指示就行了。
然后,面试Over,告诉我可以走了。

直到他告诉我可以走的时候,我还是迷迷糊糊的,包括这是个什么店,开车接的“お姉ちゃん”是什么人,接到以后去哪里,怎么干活,都似懂非懂。

毕竟第二天要工作了,回家上网查了一些相关资料,才知道这种风俗店在日本叫做 デリバリーヘルス,估计是来源于英语的 delivery healthy。简称 デリヘル。把性从业者们派遣到客户指定地点(自宅、ホテル、車中),给客户提供*河蟹*的行业。真不知道明明是很不健康的行业,为什么起名字叫“healthy”?

世界上很多事情把名字的意思反过来理解,比如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其实很不民主,很不人民,很不共和,大韩冥国其实小的和重庆市差不多面积。尽管即将从事的是很不健康的工作,我还是很阿Q的,把小姐们想象成是比萨饼,我做的工作也就相对的比较体面一些——变成了送外卖的。“食色者,性也。”

只不过,我有点好奇,即将送的“皮萨饼”是什么样子的呢?

(待续)
3)初次见面,遇到あほう
提前10分钟就到了滨宫车站,可是等了半个小时,两趟电车都来了(乡下的小站电车少,10多分钟一趟),“お姉ちゃん”还没有出现。
为了省油,我把车熄了火,等来半小时,车里早凉了,我打着哆嗦正要开始骂娘的时候,一个年轻女人从车站出来了。

只见她手里领着个黑色的大手提包,瘦小的身体向一边歪着,有点踉跄的往这边走来。我在车里把后备箱打开,但没有下车接她帮她拎行李。
也许还在生她来晚的气,或者自己下意识对风俗女敬而远之吧。
按我的标准来看,她不属于美女。年龄应该在20岁后半,有日本女人典型的龅牙,矮**胸,属于“无脸蛋,无胸部,无屁股”的“三无人员”。
花钱照这样的女人*河蟹*,真不知道日本人的脑子都是不是进水了。

龅牙妹进了车里第一句话是,“初次见面,请多关照,听店长说你是外国人啊,俺娘哈塞哟!”

我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这妞敢情是分不清“韩语”和“汉语”吧。“去你大爷思密达,你们全家韩国人思密达。”

“俺は中国人です。”心里想“おまえ,あほうか?”
 
“そうなんや、あれれ~、あれは中国語じゃなかったっけ?”
 
我确信眼前这个女人,除了“三无”以外,还“无脑",属于极品四无人员。

“次、どうする?”

“お客さんに呼ばれるまで、待機するよ~”。“よ~”拖得很长,把我腻歪的几乎想打她一拳。

“最近不景気ってね、給料日とか以外にお客さんぜんぜんおらへん。”
 
我也懒得问她什么时候是“给饲料日”,听语气反正今天不是,会很闲吧,我想。

谁知道话音刚落,电话就来了,店长让我们立刻赶去明石市接一个活。

放下电话,龅牙妹把记下的地址给我,一脸的不满。后来听她说才知道,原来店里几个小姐待机的地点都是有“战区”划分的。
我们那天是“炮区”是姬路市东部和加古川河西一带。也不知道明市战区告急还是怎么着,就把预备队的我们掉到那边火速增援去了。

通过ナビ设定好路径,显示要走40分钟。心想这客人还不得“等她等到JJ都谢了”?

果不然,没开到一半,店长又来电话,问我们什么时候能到,估计是客人又打电话催他了吧。其实“性”急又何苦呢,见到这样的四无女,JJ没谢也得谢。

路上,龅牙妹似乎忘记了被调到明石的不快,滔滔不绝的跟我说这说那,可是她说的一半以上自己又听不懂,未免心烦,嘴里嘀咕着“うるせぇ,運転に邪魔すんな”。
 
走2号线路过东加古川的“堂吉诃德”,她颠不颠儿的下车买了一套车载窗帘兴致勃勃的挂上。搞的我有点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

到了目的地的时候,才知道窗帘的真正用途。

(未完待续)
4)Cosplay
“目的地に到着しました。”Navi里贱贱的女声告诉我,终于到达目的地了。车还没停稳,后面传来了更贱贱的声音。

“車から出てもらわへん?これから着替えやから”

 “なんや?意味わからへん。”
 
 “ええやん、さっさと出てけ。”说着打开后备箱,把那个拎过来的大黑手提包扔进车里,并麻利的拉上窗帘。

到现在我终于搞明白她给车配窗帘的意图,原来是要在车里换衣服。

 无奈只好下车。背对车们点上一支烟,车里面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搞的我心里痒痒的。

 得了,也别装正人君子了,略略把头歪了歪,透过后视镜来捕捉“细节”。

 不看不知道,一看真奇妙。要说这个无脸蛋无胸无屁股无脑的“四无女”,也并非一无是处。一身洁白鲜嫩的皮肤,可以算是女中极品了。

 “あ、眩しい”黑暗之中闪出的肉 欲之光,照的我有点晕,喉咙像被什么卡住了一样喘不上来气。连忙把烟掐灭,感觉自己脸上像火烧的一样热辣。
又过来大概一根烟工夫,车门一开,哇塞,我当场就差点笑喷了。只见她上身紧身白衣,下身粉红色大裙子(撑开的那种),小腿白袜子。

 行头是标准的女仆标准,穿在她身上去有点不伦不类。

 又瘦又小的她穿上那种撑开的裙子,似乎整个人都陷了进去。我瞬时联想到,这不就是一个熟透的火龙果里插着跟牙签吗?

这个就是传说中的Cosplay服务,追加料金据说是2000日元。

 据说还有其他的追加服务,电麻,放尿,AF,有些听起来含混难懂,有些听起来又有点像行刑的感觉让人不寒而栗。

 这玩应儿,跟外科手术一样,难度越大,价格越高。

 靠,小日本,真是变态啊。。。不在变态中爆发,就在变态中灭亡。

 言归正传,龅牙妹临进屋之前,叮嘱了我一番。

 1,附近没有停车场可以去便利店,一边看漫画一边等她。

 2,服务完了,她不会给我打电话,而是发Mail。让我保持开机,并确认是在圈内(农村SB手机有时候没信号)。

 3,如果她来电话,并马上挂断的,说明有情况。这时候需要我马上去客人家对应突发事件。靠,搞的老子像救火队员一样。。。

 听她啰啰嗦嗦的说完,心里也很不在意,日本这种国家,国民胆小如鼠,能有什么突发事件。我就是个车夫,保镖的事情最好可别找我干。

想法很傻很天真,小概率事件不等于没有。后来真就让我们碰上了。这个留着以后再说。

 不过那天第一个活很顺利,一个小时后,接到龅牙妹的Mail,说完事了。

 上车就开始数钞票,拿出小本本,记录下来以后,给店里打电话汇报。奇怪,怎么1万7,我算了一下这一票应该是1万2的啊?怎么多了5千?

 (未完待续)
5)本番
多出来的5千块钱叫做“本番”追加料金。

从龅牙妹口中第一次听到“本番”这个词的时候,百思不得其解。龅牙妹用她认为简单易懂的日语又给我解释了半天,可我还是不明白。

最后,她伸出左手食指和拇指扣成一个圈,在右手食指上反复*河蟹*着演示。

我一下子恍然大悟。肢体语言被她运用到了极致,真T M D是个天才。

龅牙妹看到我恍然大悟的神情,更加激发了“教育”我的热情,开始给我耐心的介绍起日本的风俗业相关知识。她解说极富耐心,且详细认真,如果不做小姐,她应该可以做一个称职的幼儿园老师。

经过龅牙妹老师一番尊尊教导。我总算是搞懂了日本风俗业的一些相关知识。

我作为80后沐浴了改革开放春风的一代,从少先队时代起就已经开始接触日本风俗业。*河蟹*演员们的言传身教胜过多少性教科书。

在我的印象里,日本是一个遍地*河蟹*援 交妹的极度开放的资本主义国家。这个国家的国民都喜欢“日”,喜欢“本”番,所以把自己国家起名叫“日本”。

可就是这样的一个“日本”国,竟然指定了一个“买春防止法”,法律里明确禁止了“本番行为”。“我呸,むかつくやろう?”

可能有人这时候会提问,“我去过日本的泡泡浴(ソープランド),那里面可以进行本番的啊?”

这里解释一下,从泡泡浴的发展历史来看,它是上个世纪30年代从上海传到日本的(跟国内桑拿比起来,现在它还是徒弟级别),最初叫做土耳其浴,店里面有女性提供简单的按摩服务。

后来在日本发展为可以半公开的从事本番的风俗场所。泡泡浴的经营机制是,店里只提供女性给客人服务的场所,所以客人入店时给只需给店里支付“入场料”,然后客人与店里的交易到此为止。

因此从表面上看,泡泡浴就是个澡堂子。

女服务员给客人提供的服务都是在自愿的基础上,服务员给客人提供“服务”,客人给女服务员支付特殊的小费 ——“服务费”。至于什么服务,怎么服务,跟店里没有关系。

泡泡浴就是这样钻了日本法律的空子,从这里可以看出人类在法律面前的无穷智慧,也体现出了日本人“当*河蟹*立牌坊”的民族精神。

类似这样的例子,还有弹子机和老 虎 姬店的经营。日本法律不允许开赌场。可是弹子机和老 虎 姬店不属于赌场,也就是个游戏厅。客人花钱买游戏币,打出来游戏币或者弹珠,只能在店里换“奖品”。

是奖品,就不算赌钱。不过这些“奖品”,可以去附近“别的店”兑换钱。然后“别的店”再把奖品卖给“游戏厅”。

扯多了,言归正传。派遣出张型的デリヘル店,表面上也是没有本番服务,明码标价比如每小时10000日元,看似便宜,其实只不过是虚假广告而已。

好比买个Softbank手机,基本料金白色Plan 980日元,哎呀。便宜啊,买个玩玩吧,签了约,用了一个月什么维修保险,上网费账单都来了,就傻 逼了。所以我很怀疑孙正义
是开风俗店出身的。

话说风俗店明码标价的1万每小时,那不过是“基本料金”,话说好这口的的客人都有点特殊癖好什么的,制服诱 惑啦,来跟蜡烛,加个皮鞭什么的。这些都要另外算钱的。

玩着玩着,被撩到兴头上,箭到弦上不得不发的时候,一般都是一不做二不休,顺便就本那个番了。

回程路上,龅牙妹心情格外好,不停的对我传风俗之道,授风俗之业,解风俗之惑。天色早已暗下来,我们还未来得及欣赏明石海峡大桥的绚丽夜景,就等来了第二分订单。

就是第二份订单,差点让我失去工作。

(未完待续)

6)误入歧途
第二份订单,和第一份的“自宅出张”稍有不同,因为地点是在一家Business Hotel,所以叫做ホテル出张。
开篇提到的车震,属于第三种,叫做“车中出张”。名目不同,价格也不一样。车中出张比前两种会稍贵一些。以后还会详细介绍这三种Course。

Hotel的名字是一连串的假名,我在Navi里面捣鼓了半天,也没有输入进去。

“入れてあげようか?”龅牙妹在后面看的我瞎捣鼓毫无进展,似乎有点着急。

“自分で入れる”我这个人讨厌别人的帮助,更何况使自己的车,连找个目的地都搞不定有点掉面子。

“自分で入れられるの?童貞くん。”从后视镜里,看到她一张yd的笑脸。龅牙显得更大了(和我的大脚趾盖儿有一拼)。

“ちげぇよ。あほう!”嘴上马上反驳道。脸上阵阵发烧。“靠,被这B给调戏了。奶奶的。”心里想。

“じゃあ、駅名を入力したら?駅のそばやから、駅に着いたら見えるし。別府、別府駅。”她一拍脑门,想出来一条绝世妙计。

“そんなんや、賢いやんか!”按照她的站名,我从线路检索里面直接就找到了“别府站”。

“先のジジは激しかった。ほんまに疲れた。少し寝るわ。着いたら、起こしてくれへん?”翻译成现代汉语意思就是,“我刚才干大发了,现在累了,想睡会,一会儿到了你叫我起来啊”

“了解、任してくれ!”说完加足马力,按照Navi的指向,顺着国道2号线飞奔而去。

平时开车去上学,去超市买东西,路线熟的闭着眼睛用屁股都能开到,一直都很少用Navi的。所以对Navi的用法不是很熟悉。也正因为用的少,所以对Navi也格外信任,信任到了“给我个杠杆,我能翘起地球,给我个Navi,我能飞到月球”的地步。

大概开了半个小时,还是“道なり”(直路),我心里有点虚,本想开口问龅牙妹,看她睡的正香,就没忍心叫醒她。只好相信Navi,硬着头皮开下去了。
又过了20分钟,Navi指示前面2公里是高速收费口的时候,我才感觉到“不好,奶奶的走错路了”。这时候电话声响起,果不其然店长打电话来催了。

龅牙妹醒来接电话,一看窗外风景就知道不对劲,但还是用一句话帮我搪塞了过去“あいつはコンビニでうんこしてる。まあ、そろそろ着くから。”(切,你Y才在便利店大便呢。)

挂了电话,马上对我河东狮吼,“今どこやん?ボケ!”

我心里也正犯毛呢,这哪呀。又看了一下Navi的目的地,“别府”——没错啊 —— 等等,后面咋还有个括号涅? 括号里写着“大分县”。哇赛,彻底傻 B了。
啥也别说了,掉转车头,往回走吧。妈妈的,这下子死翘翘了。

原来除了兵库县的别府站以外,在大分县还有一个别府站。我通过Navi路线检索的时候选择的是“JR线”,Navi自然找到的是大分县的别府站,而兵库县的别府站,是在山阳电铁上,没有在检索结果里出现。

我心里想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了,但还是嘴硬,想把错误推到Navi身上,说“ナビにやられたなぁ、くそナビ!”。
 
“ナビは地獄をつったら、地獄まで行くつもりかの?”龅牙妹冷笑道,意思说Navi给你你指了条死路,你也去死了啊。

这时候店长电话又来了,我连死的心都有了。龅牙妹知道兜不住了,照实说了。结果跟预想的一样,店长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明日からこなくてもええ」って”。没办法,我需要为自己的过失负责。

到了别府站的Business Hotel的时候,已经比原定时间晚了1个半小时。客户也很恼火,当面把预约取消。(我觉得客户没看上龅牙妹,借我们来晚了为借口取消预约的可能性也很大)。

之后,我们待机到两点,再也没有接到第三份订单。

她让我明天先不要来了,因为她明天也休息,之后的事情,让我明天等她电话。

“心配すんな、なんとかするから。”

说实话,那时我对继续这份工作没抱什么期望。甚至感觉即使店里我把辞掉,我也很乐意接受。毕竟自己犯了错误,需要付出点代价。

人生路上跌倒了,受了点伤,没关系,爬起来,继续走就是了。

(未完待续)

龅牙妹上一个专用车夫辞职以后,一直没有固定的车夫,每天都跟车的。这次好不容易给配了专属司机,自然不想我这么快就被店长辞掉。她应该在店长面前给我说了很多好话,挽留住了我。

这些事情她没跟我说,但我心里清楚,心里暗自有点感谢她。

再次见到她的时候是在她家门口(之后每次工作都是迎送到家)。由于之前已经接到订单,直接奔赴现场开工,可能为了节省换衣服的时间,直接穿着水手服就出来了。害的我以为自己搞错了地址。头发也搞成羊角辫,身材矮小的身材在夜幕下咋一看还真以为是高中生。

她毕竟已经是20后半的人了,扎起来的头发已经无法掩饰她那白皙脖子上依稀可见的皱纹。我心里暗笑,这整个就是一老黄瓜刷绿漆——装嫩嘛。

现代女孩,大都化妆。有了这层面罩的遮掩,使你很难猜到她们的真实年龄。所以判断女人的年龄不能看脸,要看脖子,一般女人过了25岁皮肤就会变差,渐渐失去少女皮肤的光泽。

脖子也开始出现浅浅的皱纹。女孩的年龄跟脖子上皱纹的深浅数量成正比。

第一单活,前往播磨的一家新开的Business Hotel。除了制服以外,也没有什么特别的Course。照例,把她送到目的地以后,找家附近的便利店,边看漫画边等。不一会,龅牙妹那边来了短信,说完事了。
看了一下时间比预定的还快了20分。听她说是客人可能不太中意她,也没要本番,做了个口活就让她走了。

之后又是漫长的待机过程,两个人坐在车里,大眼瞪小眼的很是无聊。她倒是时不时的兴致勃勃的找些说些。我也就有一搭无一打的接着话。

其实明知道如果不热情点跟小姐搞好关系对自己不利,但一来由于自己性格天生冷漠,二来来日语不好有些话根本听不懂,即使听懂了也不知道怎么回话,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龅牙妹性格很好,似乎不是很介意我那略带冷漠的态度,有时还故意找些共同话题来聊天打发时间。她喜欢娱乐八卦,唯一知道的中国(台湾)艺人还是F4。
“ね~ね~、F4って知ってる?台湾の4人グループ、かっこいいと思わへん?”(喂喂,你知道F4吗,台湾的那个4人组合,不觉得他们很帅?)
 
“知らんよ、そんな。”(不知道啊)我故意装作不知道。
 
“あれれ、花より男子って、知らへん?”(你不知道流星花园吗?)注:【花より男子】是是日本的漫画,台湾的偶像剧流星花园改编于此漫画

“知るわけねぇだろう。あ、「花より団子」なら、知ってるよ。「団子」をくれ。” 注:【花より団子】是句日本俗语,意思是“舍华求实”。

“団子なんかあらへんわ、マンコなら食う?”她可能是想欺负我不懂マンコ的意思。故意YD的开玩笑说。注:マンコ的意思是。。。自己上雅虎用谷歌百度一下去。
 
“。。。”我只好装作不懂,心里暗骂道“不知不觉的又被这荡 妇调戏了”。如此YD女,不做小姐真有点可惜。

“確かに、“F4”の“F”はね、FlowerのFだと聞いたやけど。そして、「花」のような男という意味で名前が付けられたらしい。”她马上又把话题转到了F4上。
 
“なるほど、君は英語もわかるやん。すごいやてぇ!”我被她调戏了以后心有不甘,心生一念,偶尔跟她开个玩笑,于是接着说。

“実は、F4の意味はね、ちょっとちゃうぜ。「Find her、Feed her, Fuck her, Forget her」という言葉の略称だったような気がします。”
 
龅牙妹听我解释完,可能一时半会儿没想起来这四个英语单词的意思,过了好几秒钟,才突然反应过来,哈哈大笑起来。
我甚至怀疑怀疑她的大脑是不是长在屁股上,导致耳朵到大脑的反射弧都比别人长很多。

其实现代人的恋爱何尝不是如此F4,没有的时候寻找(Find),找到了开始约会吃饭(Feed),然后开始上床(Fxxk),最后甩掉或者被甩(Forget)。然后再去寻找,如此循环。

其实人生嘛,其实也就是TM的(Fxxking)由“F”组成的闹剧(Film),假如有一天坠入爱河(FallInLove),凑合组成了个家庭(Family)。
只有很少(Few)一部分人比较幸运(Fortun),找到了自己的最爱(Favorite),过上幸福(Fine)生活。而大多数人的将来(Future),都会逐渐失去感觉(Feeling),最终(Finally)以失败(Fail)告终(Finish)。

“はは、おまえは冷たい人間に見えるけど、実はエロいやん?”龅牙妹的笑声,把我从Fucking人生感悟里拉了回来。她说这句话的意思,用中文两个字就可以概括,她说我“闷骚”。

“いやいや、だって、そもそもあの台湾人グループの名前はエロいもん!”我本来不喜欢F4,这种情况尽量强调他们是“台湾人”,划清距离。

“そういえば、そうだね。名前と言えば、やはり「SMAP」とかがかっこいいね!”

 “SMAP? Suck Me As Prostitute?”我一时有点得意忘形,顺口就说了句貌似比较伤人的话。这句话从她的职业观点来说,有点侮辱人的意思,不过幸好龅牙妹英语水平仅仅限于国内幼儿园大班。关键的单词没听明白。趁着她的反射弧还没到屁股,问我什么意思之前,我赶忙借口下车抽根烟,溜掉了。

那天生意不好,熬到凌晨两点,我们都以为下班的时候。第二个活来了。地点是在西明石市的一个叫明石海滨公园的地方。

到了目的地之后我比较疑惑,这里既不是住宅区,也没有宾馆,怎么进行交易呢?
(未完待续)

8)车震,中出

大半夜的,来到这人烟罕至的地方,倒是很容易跟客人接头。

靠近海边不远的地方,白色的帕杰罗旁边站着个五短身材的中年男人在向我们招手。

半秃顶的脑袋被我的车前灯一晃,亮的赛过40瓦的灯泡,人狼见到这样的圆脑壳,估计立马会变身。

龅牙妹嘟哝了一句,“また車中かよ、もう~”(怎么又是在车里啊。)脸上掠过一丝不快。

这就是之前就提过的,风俗店里除了自宅,宾馆出张以外的第三种出张方式 —— 车中出张。由于是在车里服务,环境自然稍微差一些,用我们东北话说就是"那哈滴贼憋屈"。
且有被外人看到的风险,所以相对来说价钱也比较高(比前两种出张贵5000日元)。

离大概20米的地方把龅牙妹放下(被那个40瓦的大脑门晃得没敢靠太近,怕被烧焦。)。然后调头,隐约从后视镜里看到秃顶胖子从后背箱里掏出一个包,然后看他近似于爬一样的姿势像猪一样的拱近后门(帕杰罗对他来说车身太高了)。

那是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嫖客,直到现在,只要提起客户,脑海里就浮现出一个,秃顶的,矮矮的,胖胖的,行动缓慢的,笑起来ydd的中年男人形象。

如果您实在对不上号,请参考曾志伟同学的形象。

之前因为忘记确认是多长时间的Course,所以离开“*河蟹*现场”没敢走太远。开车转了一圈,发现方圆500米以内周围貌似也没有便利店之类的地方可以看漫画打发时间,只好又开回公园附近,蜷缩在车里等她回来。

时间过得真慢啊。1月份的日本,下半夜的海边,出奇的冷,为了省汽油,始终不舍得开空调。

寂静的夜,除了远处的帕杰罗里时不时传来隐隐约约的“杀猪声”以外,静的吓人。

我的牙齿似乎也耐不住寂寞,不由自主的上牙碰下牙发出“得得得”的声音。

冷的实在难熬,从兜里拿出打火机,每隔10几秒,点一次火,接着微弱的火苗取暖。等等,这个情景好像似曾相识啊。哦对了。。。卖火柴的小女孩。。。而我现在是。。。是卖女孩的小车夫。。。

时间过的真慢,也不知道那边的曾志伟在搞什么飞机。我这边打火机的火都灭了,他那边的欲火还没灭。

我狠了狠心,拿出了100块硬币,到自动贩卖机里买了个热咖啡。放在手里捂了一会儿,总算不再发抖了。

捂着热咖啡,心里无限的凄凉,出门在外,到头来能够温暖自己的不是亲人朋友,竟然是一罐小小的咖啡。

大概过了两个小时,龅牙妹总算回来了。看来这一单活干的很累,小身板貌似有点脱虚的,身体都有点打晃了。而且和往常一回来就叽叽喳喳没完没了的说话不同,这次一屁股坐到座位上一声不吭。空洞的眼睛里,似乎也少了点以往的“元気”。

过了半天,似乎突然想起来什么,从包里拿出药一样的东西,吃了下去。然后竟然呜咽起来。
我知道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当时却没有问她。第二天才从她口里得知,那天晚上,变态的“曾志伟”自带了“工具”,十八搬兵器样样精通,使出了浑身解数,在有限的两个小时里充分发挥了无限的欲火,把龅牙妹好个折腾。

这还不算,最后趁龅牙妹体力不支精神不注意,偷偷把套子摘了,结结实实的来了个“中出”。

唉,这年头,变态也要有个限度好不好啊。不过**干中出,勇气可嘉 —— 老鼠找猫当*河蟹*,为了爽不要命啊。

  “コーヒー、飲め!寒いだろう!風邪を引くから。”看着蜷在那里吭吭唧唧的龅牙妹,一向从不主动开口说话的自己,嘴里好不容易挤出了点算不上安慰的话。

 龅牙妹接过咖啡,隔了半响,停止了抽泣,说,“あなた、実はやさしいね!”(你其实也挺温柔的嘛。)

  “うるせぇ!”。说实话,没想到平时露着大牙嘻嘻哈哈,无愁无虑的龅牙妹,也有其另一面。看到她软弱悲伤,无助痛苦的样子,自己内心的惋惜,同情,怜悯之情也一下涌了出来。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自己的心绪有点乱,看着黯然神伤,楚楚动人的她,那似曾相识的表情,像极了我刚来日本喜欢过的第一个女人,赤井老师。

开车奔驰在送她回家的路上,龅牙妹情绪低落相对无言,而我却陷入了对赤井老师的回忆中。

(未完待续)
9)最初で最後のラヴレター(第一封最后的情书)

赤井老师虽说是“老师”,年龄却没有我大。她是语言学校的实习老师,大学4年级时实习来到我们学校教了半年书,后来去了东京就职。她是我来日本以后喜欢的第一个女孩。

我曾经在她去了东京以后,写了一封情书给她。这是第一封情书也是最后一封。但就这一封情书,却凝聚了我对赤井老师所有的感情。

赤井先生へ
   東京での生活にもう慣れているかい? 
 
  これは最初で最後の手紙だ。今度こそ迷わず出しに行くよ。絶対出しに行くよ。
 
  瀬戸内海からの寒風に吹かれて、体がすっかり凍えた。
 
  でも、今夜の月光がとても綺麗だ。
 
  覚えているかい?まだ大学四年生だった先生は研修教師として初めて教室に入った日。
 
  とっても緊張してて、生徒達に笑われたよね。
 
  いつも傲慢だった僕はどうして先生に惹かれたんだっけ?
 
  僕は、よく学校の規則を破るし、授業で寝たりして、先生に怒られたね。
 
  今でも授業で寝る度に、先生の腹を立てた姿が浮かび上がる。
 
  僕はまだ覚えてるよ、ぐちゃぐちゃ書かれた作文を本気で訂正した様子。世間話をしたときの激しく爽やかな笑い声。
 
  あの夏の温泉旅行が懐かしい。
 
  明石大橋の夜景が懐かしい。
 
  先生が浴衣を着て、子供みたいに手を振りながら、「綺麗、綺麗」を叫ぶ様子が懐かしい。
 
  その時から、どうしようもないぐらい恋に落ちちゃった。
 
  でも、僕は理想と希望をしか持ってない貧しい留学生に過ぎない。
 
  先生を愛していても、その愛を心の奥に封じ込めなければならない。
 
  僕はやっと進路を決めようとしたとき、先生も研修を終えて、東京に就職することになった。
 
  僕はそのことを聞いて、いつか先生と別れなければならないと思うと、心が割れそうに痛かった。
   
   先生、許してください、この臆病の僕を、一度も「愛」を言えなかった僕を、野球観戦の誘いを拒んだ僕を。
 
  でも、先生の慕情、僕は知っている。
 
  あ、雨だ。冬雨よ、なぜ僕の涙を連れてきてやってくる?
 
  悲しい冬雨
 
  悲しい月光
 
  悲しい潮風。
 
  先生は一生僕の心にいる。
 
  たとえ結婚して、子供ができて、老けても、僕の心にいる。
 
  そして、僕は、先生が永遠に幸せであることを、祈っております。
承 笑翔
教师,一个神圣的职业。风俗女,为世人所不齿的职业。赤井老师是我心目的女神,而龅牙妹不过是打工生存的工具罢了。我心里不断给这自己这样的暗示,却无法解释看到龅牙妹而回想起赤井老师的冲动。或许赤井老师和龅牙妹之间真的有什么奇妙的相似之处,亦或许在打工生活的朝夕相处中,我已经对风俗女,龅牙妹的印象发生了改变?

或许有另外一种解释,一个人的感情会放在一个人身上,我们把这个人成为自己的最爱。但最爱看似遥不可及的时候,我们或多或少会把感情转移到另一个身边的人身上。

这个解释在很多国内有过海誓山盟的男女朋友,却在出国不久就另有新欢的留学生身上得到认证。

闲话休提,几周之后,我在刚刚开始有些习惯了这份工作的时候,新的麻烦来了。

(未完待续)

有一天,一单普通的自宅出张。给龅牙妹送到客户那里,自己还是就近找一家便利店看漫画。估摸时间要到的时候,龅牙妹电话响了。其实一般来说,她快结束的时候都是给我发短信通知我去接她,很少打电话的。

“ショウ君、大変だ。早く来い”(翔,不好了,快过来。)。“先のアパート、XXX室。”(刚才那个住宅的XXX室)
 
挂上电话,我就有点不好的预感。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响叮当之势跑到事发地点,一进屋,就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确切的说这里不像是“*河蟹*”现场,更像是作案现场。

只见榻榻米上趴着一个老男人,头发已经花白,看起来至少有60岁左右的样子。
他两手被反绑着,头上戴着耳麦,全身除了胸部带着文胸以外,几近赤裸。榻榻米上七零八落的散落各种工具,看到其中有一根二尺多长的假阳 具,想起龅牙妹的小身板,惊的倒抽一口凉气。

龅牙妹一脸无助的站在那里,急的都快哭了。只见她那身行头,上穿绑着铁链子的黑色皮马甲,下着黑色热裤,长筒高跟黑靴子(带刺的)。

“どうした?死んだのかよ!殺した?”(怎么了?死了?你把他杀的?)先问龅牙妹出了什么事再说吧。

“先からずっと動かなくなった。”(刚开开始一直就不动了。)

我为了验证这家伙是不是装的,踹了他一脚,用中文说,“你tm的起来,别JB装死。”。老伙计还是一动不动。我一看真的有点不妙,像龅牙妹大喊“救急車を呼べ、急げ”(快叫救护车!)。

然后运用自己唯一懂的一点点急救知识,又掐人中,又人工呼吸的,折腾了好半天,老头总算才有点恢复了意识。

一会儿救护车来了,急救医生说老头刚才是兴奋过度体力不支导致的休克,没有大碍。到这里我和龅牙妹的紧张的心才终于放下。要不然真的出了人命可就不是一台救护车能解决的事情了。

回程的车上,龅牙妹给我讲起老头兴奋过度的经过。原来这个老头属于职业级玩SM专门出身,家里配备了全套装备。各种制服加上施虐工具,应有尽有。刚开始让龅牙妹穿好制服。再让她把他捆起来。再后来就是让龅牙妹对他施虐,用带刺的长筒靴踢他。

踢得越狠约兴奋。然后让龅牙妹给他戴上耳麦,让龅牙妹用那个二尺长的假阳 具桶他PP。一边摇头晃脑的听音乐,一般享受着XX带来的巨大冲击。

龅牙妹摇晃着手臂说,“捅了他一个小时,手都酸了。。。老头还在那里一个劲的大叫,说不上来爽的,还是疼的。。。”“最后终于大叫一声,不省人事。”

再后来的事情,我就都知道了。

我坚信龅牙妹的话里有太多的夸张成分在里面,一个小时不停的,就算是石头做的,也给捣烂了P的。。。

这是一个有风险的职业,搞不好会成为杀人犯的。真爱生命,远离SM。

(未完待续)
11)龅牙妹简历

时不时会听她口述一些“变态”的事情,时间长了,也见怪不怪了。在我看来,嫖客本身就很怪,正常人很少会找那些素未谋面,且姿色平平的小姐,花辛辛苦苦工作了10个小时挣到的钱,就为爽那一秒钟吧。

据说曾有个客人,提前准备了一堆香蕉。服务开始后,自己就一边看着她舔香蕉,一边自 慰。外加一个要求,香蕉上不能有牙印。

据说还有个客人,大学生,童真(处男),为了破 处,专门找了专业人士。有如外科手术的经历是龅牙妹引以为豪的传奇故事。

据说还有个客人,个人卫生不好。翻开包皮,里面藏着万年钟乳石一样的包皮垢,嘴上的活还必须做。把她恶心的差点把消化到大肠里的饭都吐出来了。

一桩桩一件件的事情,如果加上我的想象都详细的写出来,本文就完全成了*河蟹*。为了照顾大多数读者不要把吃完的饭吐出来,这里就一笔带过。

这些往事,虽然在龅牙妹的自述中略带些调侃,但从她的眼神里我却看到了一丝悲伤和无奈。这种情绪会深深的感染我,从最初工作时的鄙视情绪,到后来逐渐开始同情她起来。毕竟,小姐也是人。

和龅牙妹在一起工作时间久了,会发现她虽然看起来傻乎乎疯疯癫癫,但却有着极其乐观向上的性格。比如每天上车后,会大声的喊,「よし、今日一日頑張るぞ」(今天一天都要加油啊)。

下车的时候也会对我喊,「ショウ君、いい子してね、すぐ戻るから。」(翔君,乖乖呆着,我马上回来。)

她有写小纸条的习惯来抒发感情或者寄托自己的愿望。写完之后在车里到处贴,车窗,车门,车座,Navi。内容也五花八门。

“神様、彼氏くれ!”(上天赐给我个男朋友吧) —— 这个有难度。
 
“明日有馬温泉に行こうかなぁ”(明天去有马温泉啊。) —— 想去就去呗
 
“今週目標:20万!!!”(本周目标,20万) —— 说的是一周的“营业额”
  
“負けないぞ!”(不会输的) —— 说的是老 虎 姬(赌博)不能输
 
“ショウ君、うに食べたい!”(翔君,我想吃海胆寿司) —— 下车之前让我去超市给她买寿司。

“明日晴れるなぁ?”(明天会晴天吗?) —— “知るかいよ!”(我怎么知道)

心情好的时候,她还会做便当或者“おにぎり”(饭团子)作为夜宵吃。她总说做多了,吃不了,然后分给我一些吃。

有时候我在车里给赤井老师发短信,她也会悄悄凑上来,
 
“ねぇ、ねぇ、彼女なの?”(给女朋友发消息呢?)
 
“関係ないやろう?”(跟你有个毛关系啊!)

我承认,我心里真正喜欢的只有赤井老师一个人,但在一个个寂寞的夜晚,在我怀念起赤井老师的时候,龅牙妹偶尔也会钻井我的脑海,嬉皮笑脸的对我说,“彼女やろう?彼女やろう?”(是女朋友吧,是女朋友吧)。

不知不觉之间,龅牙妹已经成为我心里一种特殊的存在了。只不过,,,我不愿意承认这种感觉罢了。

尽管时不时的,龅牙妹对我也会表现出来一些或真或假的“暧昧”,但我宁愿在内心砌上一堵墙,一个车夫,一个小姐,我们为了生计走的很近,但就像两条平行线,永远不会有交集。

如果有一天,我们其中有一个辞职了,必定互不联系,老死不相往来。我承认,我算得上“了解”她,却并不“知道”她。看看下面的我所能写出来的她的简历,

昵称 : 龅牙妹
本名 : 不详
艺名 : 凉子
职业 : 风俗女
年龄 : 不详,大约80后
出身地 : 兵库县,具体不详
兴趣 : 赌博,其他不详

除此以外,我对她真的一无所知了。想必她亦是如此,我甚至没有主动跟他提起过我的任何事情。

唉,我们注定是熟悉的陌生人。

(未完待续)

12) 那一夜(上)
3月末,是日本人口大流动的季节。伴随着升学,入社,转职,以及公司内部转勤,大批的学生,职员们从一个城市来到另一个城市。风俗店也利用这一年一度的人口流动,展开营销活动,开拓市场。为了招揽新客户,店里不但加大了发小广告的力度,还展开了各种各样的活动,比如

1, 回数制,用平时三次的价钱可以享受四次服务(前提是登陆会员,会员是个好东西啊,比如某论坛某板块不是会员就登陆不了)。

2,割引制,凭小广告可以享受最大5000日元的优惠政策(这个类似于国内的家电下乡政策,凭农村户口可以享受购买家电的优惠)。

3,追加服务无料制,凭小广告客户可以免费选一套Cosplay等等。

另外,为了提高小姐和车夫们的“干”劲,开展了名为“ドラゴンボール(七龙珠)”的活动。具体的实施方法为,在每张小广告上印上号码,如果能在两周以内收集满尾号是连号的7张小广告,会得到奖金3万日元。

比如说,从客户那里拿到一张号码为2345的号码,就相当拥有了一颗5星球,如果接着凑齐不同尾号的六张小广告,比如1,2,3,4,6,7或者 2,3,4,6,7,8 或者 3,4,6,7,8,9就可以拿到奖金,并通过奖金呼唤神龙实现愿望了。

有人会说,小广告到处发,随便从客户家的邮箱里捡几张出来凑齐不就行了吗?恭喜你,都会抢答了,可惜这个办法行不通。因为店长在电话受付的时候会询问客户的小广告号码,也就是说店长那里有号码的备案,想作弊,行不通。

我和龅牙妹听到消息以后都比较兴奋,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经过分析以后,我们认为很容易达到目标,甚至收集两套以上都很有可能。分析的过程,可以简单归纳为一道概率题。一个小姐叫龅牙妹,每天平均可以拿到4张小广告,一周出勤6天,两周可以拿到48张广告。请问这48张广告,出现7张连号的几率为多少?

数学好的读者帮忙算算,算完了回帖里给个答案。我得出了一个很高的概率,但忽略了一个条件,我假设每张小广告里尾号数字出现的几率是相等的,也就是 十分之一。

这是个建立在理想的数学模型下得出的理想的结果。现实和理想是有差距的。

我和龅牙妹乐观的考虑用奖金来干什么,仿佛奖金已经进了我们的口袋一样。意见有些分歧,她主张带我去玩老 虎 姬,把3万变成30万,而我对赌博不感冒,担心一旦沾上这东西,3万有可能今天变成30万,明天就变成 负300万。所以我主张1人1万5,把钱平分了算了。对于一个贫苦留学生来说,买大白菜填饱肚子比吃喝玩乐更实际。

最后争议了半天,如果拿到奖金,一人一万分了,剩下一万,两个人去喝酒,喝到1万花光为止。

10天后,距离截止还有三天的时候,我们手里握着一大把的小广告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因为这些小广告的尾数出现几率不是均等的,而是类似于正态分布。两头的数字多,中间的数字少。

0,1,8,9这几个数字占了一大半,9最多,竟然有13张之多。而4和6只有1张,5更是一张没有。我们起初怀疑店长是不是就没有发尾号5的小广告,但后来听说别的小姐有拿到钱的,我没才对奖金证实了这件事的真实性,可是这个5到底在哪里呢?

平时她一句“Lets Go”,我一句“Go,Go ,Go”天天喊,到了真正需要 5 (日语里 5 的读音同Go。)时候,却迟迟得不到上帝的眷恋。难道上帝是广东人吗? 把我们叫的 “Go”当成了“9”?

(未完待续)

13) 那一夜(中)
有一天放学回家,邮箱里又被塞了很多小广告。超市的减价广告和外卖广告像女人的月经,每个月都会很规律的来那么几天。风俗店的广告则像是男人的梦遗,说不定什么时候就“随风潜入夜”了。

打开邮箱,熟悉的粉红色小广告映入我的眼帘,心里想着“5,5,5”,掏出来一看放在手心里搓开看,尾号还是个T M D的“9”,失望之极,直接把纸揉碎扔到了邮箱旁边的自行车前框里了。

“兄ちゃん、そりゃあかんやろう!”(小兄弟,这样做不好吧)

哇塞,吓我一跳,回头一看,没人啊,见鬼了?

视线往下移动,才发现叫我“兄ちゃん”原来是房东小老太太。小老太太本来就个子矮,又驼背。我身高183,如果不向下倾斜45°角看,真的发现不了这个“土行孙”。

日本虽然号称是世界上寿命最长的国家,但调查显示其所谓的“健康寿命”却比较低。大多数老人由于年轻时劳累过度,到了晚年都会处于“亚健康”状态。

房东老太太也不例外,拄着拐杖,颤颤惊惊,说话也是有气无力的。我遇见她都会稍微绕着走,生怕离的太近又不小心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把她给震倒。

不过我一向对她还是蛮尊敬(看到她回想起自己远在国内的姥姥),一边“屎迷马汗”的道歉,一边把自行车里的碎纸片捡出来揣回兜里。

原来房东也是出来拿信,跟我一样从一推小广告里找扒拉信件。当然小广告堆里也少不了熟悉的粉红色。我不小心的瞥到纸上的尾号,隐隐约约感觉是个“5”。

屏住呼吸(怕打喷嚏震倒房东)凑上前去仔细一愁。哇,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我激动的差点上去给老太太来个熊抱。

赶紧把广告要过来,老太太鄙视的瞅着我,半天弱声弱气的挤出几个字,“家まで呼ばないでね”(别把小姐叫到家里来啊。)
晚上上班的时候,连忙把这个⑤星珠拿出来给龅牙妹看。她露出那熟悉的大龅牙,嘿嘿的傻笑,显得比我都高兴。笑着笑着,突然间又好像想起来什么事,叹了一口气,说

“チラシだけじゃあかんや”(光有小广告也不行啊)

经她这么一提醒, 我也突然想起来,正常渠道从客户那里得到小广告号码都在店长那边记录着呢。这就好像是吃重庆火锅,去买了大白菜豆腐蘑菇新西兰羊排,等水开锅了才发现,原来没有底料啊。

彼此都沉默了一番,突然我心生一计,此妙计简单的说就是把自己扔进锅里当底料。

具体的实施计划是,我以客户名义打电话给店长,指名龅牙妹服务。当然服务Course必然是最便宜的“試しコース”(体验版)。报账给店长的时候虽然我们必须自己先垫上服务费1万日元,但因为可以拿到3万块奖金,算下来还是会有2万的盈余。

其实,比钱更重要的是颜面,这也是不差钱的龅牙妹,在我拿到五星珠时比我还高兴的原因。毕竟如果别的小姐都拿到了,而只有她没拿到的话,很没面子,伤自尊。

在耍小聪明走捷径这方面中国人还是比日本人有优势,天真无脑的龅牙妹就是给她吃十盒脑白金,也想不出这样的绝世妙计。
在龅牙妹的指导下练习了一番打电话,她知道我如果紧张必然露馅,交给我一个窍门,要连珠炮式讲话,直接在气势上压到对手,坚决不给店长喘息或者怀疑的机会。

“涼子さんを指名します。お試しコースで、自宅までお願いします。住所は加古川市別府町13の4の203室。時間は今夜22時です。電話番号080-1324-8787。ちなみにチラシ番号は4365です。”

(我指明凉子,体验版服务,请到我家来。地址是加古川市别府町13-4-203,时间是22点。电话号码,080-1324-8787。对了,优惠券号码是4365。)
   
真的是行云如水,一气呵成,打电话那一刻,有如伟大的龅牙妹灵魂附体,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放下电话,知道自己蒙混过关,激动地和龅牙妹击掌相庆。

感慨一下,和龅牙妹几个月来的朝夕相处,纯日语环境里的浸泡,让我的日语能力提高了不少,再也不是那个一开口就被听出是外国人的菜鸟了。在学校里,赤井老师对我的日语写作帮助很大。但在学校以外,龅牙妹绝对是我的日语口语的启蒙老师。

过了不到5分钟,店长打来电话,把刚才 我打电话说的“客户”信息准确的反馈给了龅牙妹。龅牙妹在电话里强忍着笑,憋的脸通红的像猴屁股。

看来我们自编自导自演的这场戏算是成功了。车夫打电话给店里,找自己的小姐上自己家给自己服务。更要命的是,嫖资,还是店里颁发奖金的一部分。用店里的奖励费,嫖店里的小姐。店长如果知道了,还不得气疯了。

正像男人总喜欢用自己的“长处”去填补女人的“漏洞”一样,我们也要学会用“智慧”的长处,去填补“制度”的漏洞。

那天晚上不到12点,我们就收工了。回到店里把费劲心思攒齐的七颗龙珠换了3万块奖金。然后,按照事前约定,和龅牙妹找了一家居酒屋准备大肆庆祝。

(未完待续)

14) 那一夜(下)
日本的乡下除了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其他的店都关门比较早,超市一般营业到9点,一般的居酒屋11点也都打烊了。

龅牙妹带我去的店是一家无限时营业的居酒屋。店主是龅牙妹的朋友的妈妈。在做妈妈的同时,还兼职做妈妈桑。妈妈除了是居酒屋的店主以外,还经营着居酒屋旁边的一家斯纳库(有女孩*河蟹*天的一种小酒馆)。

龅牙妹的朋友就在旁边的斯卡库陪客。以前她朋友瞒着妈妈在风俗店打工,后来估计妈妈耳目众多,走漏了风声。妈妈就劝她辞掉风俗店的工作回到家里帮忙。想法是与其到外边陪客,不如在家里陪客,这叫肥水不流外人田。斯纳库虽然挣的少些,但相对来说比较轻松,也比较安全些。

妈妈桑十分热情,一见到我们就满面春风的打招呼,“あらら、涼子、いらっしゃい。またイケメンをつれてきたの?”(哎呀,凉子啊,欢迎。又带着帅哥来了啊。)

不知道后面那句话什么意思,但从她说话的表情看感觉是提到了我,便低声问龅牙妹,“イケメンってどういう意味?”(イケメン是什么意思啊?)

龅牙妹白了我一眼,说,“店里的新菜名,拉面的一种,待会吃你就知道了。”

看到菜单上五花八门的菜名,真不知道点什么好。来日本之后,为了能自力更生不花家里的钞票,生活上一直都比较节省。尽量去超市买便宜菜回来自己做着吃。偶尔到外边吃饭,也就是去麦当劳或者吉野家等最便宜的快餐店。在家里喝罐啤酒都要赶上过年或者中秋,更别说去居酒屋喝酒腐败了。
看了菜单半天,也没找到“イケメン”,犹豫了一下,就点了个炒面。饿了很久,所以先吃点主食打打牙祭再说。服务生和龅牙妹都用很奇怪的表情看着我,估计是她们没见到在居酒屋上来就点主食的客人吧。

点了炒面,其他的看来看去也不知点什么好,就索性把菜单直接推给龅牙妹。龅牙妹一看就是常客,轻轻松松点了几个下酒小菜,外加两个生啤。

生啤酒比炒面先上来,龅牙妹说“为了获奖干杯”。我心想小样,还挺猛啊,一点菜不吃就要干杯,胃能受得了吗? 大老爷们反正不能示弱,“当”一干杯,紧接着一口而尽。得表现出诚意,先干为敬啊。

龅牙妹和服务生顿时张开大嘴都快到脚面子上了,看得楞了。后来才知道,日本人干杯跟中国人习惯不一样,干杯就是碰一下杯,意思意思,喝多喝少随意。在俺们东北那嘎达喝酒,都是整白的,北大仓什么都是论碗喝,“感情深,都是一口闷,感情浅,才舔一舔呢”。

反正吃亏上当就一回,下回干杯我也悠着来,一杯就算了,半杯就很够意思了。

不一会儿,炒面上来了。一看,量还挺足。记得有一次在拉面店点的拉面,一筷子挑起来出溜一下进肚子,低头一看,碗里就只剩下汤了。早就听说日本人食量小,没想到一口面条都能当一顿饭吃。

二话不说,先开吃,空腹喝酒对胃不好,先整个三分饱再说。霹雳普噜,杠杠地一顿狂吃,吃完了擦了下嘴,“うん、うまい!”(好吃)。
  
龅牙妹那边一副无奈的表情,冷冷的回了一句,“これ、二人前、二人前!私の分も食っじまってんじゃろう。畜生!”(这是两人份的,两人吃的啊,你把我那份都给吃了,你个畜生!)

“あ、そうっすか。”(啊,原来如此)。还想这家店挺实惠来着,原来是两个人的分量啊。

之后上来的都是些下酒的小菜,一个个小碗小碟子的倒是蛮精致的,可惜都跟猫食一样,量太少。我来日本发现日本人的身材基本上都差不多,上了年纪的都干瘦,其他的很少见太胖的或者太瘦的,而且都是短胳膊短腿,除了短腿是民族基因特质以外,其他的影响身材的因素或许跟整个国家的饮食习惯有很大关系。

大概喝了两杯生啤以后,龅牙妹又点了烧酒,好像有两种喝法,「お湯割り」或者「水割り」,即加热水还是加冷水。我心里暗笑,25°的酒你还兑水,简直是在自造假酒啊。

我也叫了一杯烧酒,喝了一口,没尝出什么酒味。问妈妈桑店里度数最高的酒是什么,答曰是40°威士忌。My God,就没有58°的二锅头嘛! 不过40°就40°吧,总比25°兑水的假酒好。

酒过三旬,龅牙妹白皙的脸上浮现了一丝红润,话也多了起来。“ね、ショウ君、家は金持ちやろう?”(翔君,你们家很有钱吧?)

靠,问我家有钱干嘛?想绑架我啊? 心里这样想,嘴上说,“うちは貧乏だよ。どうして?”(我家老穷了,为什么这么问?)

“この腕時計、高いやろう?私、どっかで見たことがあるから”(你戴的手表,很贵吧?我在什么地方见过的)

我手上戴的表,叫百达翡丽,可能是身上最值钱的玩意儿了。它是父亲在我18岁时送我的生日礼物。大多数人可能知道劳力士,欧米茄,知道百达翡丽的并不多。

我知道龅牙妹之前有买高级名货的嗜好,估计在大黑屋什么的当铺见过这种表也不奇怪。也没有继续追问,而转移了话题。随口问了她一句,为什么选择干这个工作。

龅牙妹脸上一瞬掠过一丝忧伤的表情,恐怕是想起了些不愉快的往事。我有点后悔自己的冒昧,人家选择干什么关我屁事,真是闲的蛋疼。

龅牙妹沉默了几秒后,把杯中酒一饮而尽,开始将尘封的的往事娓娓道来。

龅牙妹家里不富裕,高中毕业也没上升学,就职去了一家电子加工厂。有了自己的工资以后也逐渐学会了乱消费,迷上了赌博和名牌。打弹子机最多的一年输了150万。

要知道刚高中毕业的小职员,一年的年收可能也就200多万吧。自然是入不敷出。后来连她妹妹上大学的学费都哪来买包包了。后来良心发现,为了把钱给她妹妹上大学,开始问银行借贷款。

为了多挣钱,偶尔就出来做兼职小姐,再后来索性把工厂的工作辞掉,走上了职业小姐的道路。

借着酒劲,还跟我说了一些隐秘的事情。初恋是高中同学,高一的时候就初体验,偷尝了禁果,后来为了这个男朋友堕过一次胎。高中毕业分手后跟初恋分手后,做过一个国立大学老师的情人。

另外当小姐以后,还因为被一些客人恶搞,不小心怀了孕,堕过两次胎。医生说堕胎次数多,子宫壁变薄了,也许就此会导致不孕。

龅牙妹叙述这些事情的时候,看不到往日天真活泼,嘻嘻哈哈的样子,大多时候面无表情,偶尔会露出一丝苦笑。我想太多的痛苦早已让她麻木了吧。

时间可以抚平曾经的伤口,却无法除去伤疤。看到伤疤,或许回想起以前的经历的痛苦,仍然心有余悸,但伤口毕竟已经愈合,不会再因为那些经历而感到痛了。

“飲め、飲め、約束したんやろう、賞金を全部使いきれないと”(喝酒,喝酒,说好的,今晚要把奖金都花光的。)我中断她的叙述。有些事情听了还不如不听,听了只会增加自己的同情感,而这些廉价的同情对她毫无帮助不说,只会增加自己的忧伤。

加了几个硬菜,一个神户牛排,也不知道这种小店里神户牛的是否正宗,即使给我上个老黄牛的牛排,我也分辨不出来的。然后又叫了红酒。

在国内跟爸爸那些生意上的朋友一起吃饭的时候学的基础知识,牛排配红酒,海鲜配白酒。

红酒下肚,感觉自己有点头晕,龅牙妹说的话在我耳边嗡嗡作响,完全进不到脑子里去。啤酒,烧酒,威士忌,红酒混着喝,可能真的是醉了。最后残留的一点意识是在店门口吐了(可惜了神户和牛),之后的事情什么都不记得了。
第二天早上恢复意识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是全身赤裸的躺在被窝里了。想想自己还挺牛逼的,喝醉了还能把自己脱 光。头爆痛,抱着头晃了几下,隐隐约约的记起昨晚上做了一个甜蜜的梦。

梦见赤井老师从回到我身边,轻声的呼唤着我“ショウ君、ショウ君”,然后我紧紧的抱着她,吻她,说“先生,会いたかったよ。もう別れないでね。”(老师,好想你啊,我们不要分开了)。赤井老师“嗯”的哼了一声倒在我怀里。然后,两个人缠绵在一起。。。

其实赤井老师做为我的梦中情人出现,早就不是第一回了。每次梦醒后的第二天早上,都会感到大腿根部冰凉的湿乎乎的一片。这次比较奇怪,熟悉的粘稠状液体并没有出现。

而且,为什么赤井老师在梦里会叫我“ショウ君”呢?她一向秉承学校里的称呼,叫我的姓(承)外加桑,是“ショウさん”才对啊。

来不及细想,眼看上学要迟到了,赶紧收拾东西准备出发。别看我上课睡觉,睡醒了就陪旁边的韩国大姐唠嗑,成绩虽然一般,但出勤率一向很高。

上学期拿到了全勤奖,校长前两天还找过我谈话,说出勤率好的学生可以推荐(类似于保送)去神户的一所私立大学。

但我有自己的打算。征求过赤井老师的意见,她说希望我能去东京。

(未完待续)

15) 东京面试之旅
早上看见车门上贴着熟悉的小纸条,不用问,出自龅牙妹的手笔,上书,“ショウ君、すみまへん。明日どうなるかわからへんやけど、今日のことを忘れないでね。”(翔君,死咪妈汉,无论明天怎么样,让我们不要忘记今天好不好?)死咪马汉,这个词,日语里既有对不起的意思,也有谢谢的意思。直到现在也没搞清楚她究竟要表明的是哪个意思。

道歉,或感谢,亦或两者兼有?

到了学校,校长站在校门口皮笑肉不笑的跟童鞋们打招呼。她最近逼我比较紧,就是希望我早点定下来大学推荐的名额。我日语不好,二级没过,留考成绩也不理想,拿到推荐名额是我在日本上大学的唯一希望。

但是我还是想去东京,凭男人的第六感,觉得赤井老师还是喜欢我的。要不然也不会在离开兵库去东京之前,约我去看棒球比赛。虽然我也知道,即使去了东京,也不一定能和她在一起。但不去东京,二人今生就注定无缘。

为了那哪怕是1%的希望,也要付出100%的努力去争取一下。之前有过一次为了所谓的“前途”,舍弃感情的经历,杯具不需要摆满桌子,有一个就够刻骨铭心了。
初恋情人是青梅竹马的同学,从小就喜欢罗伯特巴乔。她从90年世界杯开始就跟开始收集巴乔的照片,家里挂满了巴乔的大幅照片。最大的梦想是拥有巴乔的签名照。2007年夏天,巴乔来到国内卖书,为了得到巴乔的签名照,实现她的梦想,我从齐齐哈尔做了20个小时的火车到北京,并在*河蟹*门口排了一宿的队,终于得到了巴乔的亲笔签名自传一本。

当她从我手里接过签名的不一会儿,就感动的哭成了小泪人,发誓说这辈子只要我还要她,就跟定我了。

后来我决定来日本,为了所谓的个人“前途”而放弃了那段最为纯真的爱。说实话,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的话,我一定会选

我干过羊
一级
一级

帖子数 : 16
dollar : 6467
credit : 1
注册日期 : 2012-02-03

Back to top Go down

View previous topic View next topic Back to top


 
Permissions in this forum:
You cannot reply to topics in this forum